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陳念萱

alicerun@anywher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最新出版品:『香料罐兒』、『吃品味』、『金剛經尋寶』、『神妙貴州』。在台灣最暢銷的一本書是『尋找上師』,口碑最好的是『不丹,深呼吸』與『不丹漫遊』,第一本數學【貓咪塔羅算自己】,最喜歡的是兩本翻譯著作『河經』與『毘濕奴之死』。吃喝玩樂看電影是我的工作,寫小說是我的上癮症,進廚房是我的心理治療偏方,去旅行,是我拯救瘋狂的良藥。簡體版著作有『不丹的旅行者與魔術師』、『不丹閉關人』、『漫步台北』、『尋幽大理』、『窮逛巴黎』、『神妙貴州』、『我的香料之旅』以及改名為「念念不忘,必有迴響」的「金剛經尋寶」

网易考拉推荐

懶人廚房開張了   

2013-02-13 11:55:58|  分类: 懶人廚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蘿蔔的季節

陳念萱懶人廚房for看世界雙周刊雜誌

過年期間,最受歡迎的不會是雞鴨魚肉,反而是葷素兩相宜的蘿蔔,這是秋季播種冬天收成的蘿蔔季節,如今科技發達,一年四季都吃得到不同品種的蘿蔔,然而,江戶古城的佐原媽媽告訴我:「只有冬天的蘿蔔最好吃,也只有這時候的蘿蔔能醃製成功。」那就是原產山東,我最愛吃的味噌蘿蔔了。

老媽媽是這樣形容的:「冬天收成的蘿蔔,皮薄肉緊,水分飽和均勻,色澤圓潤而不容易有瑕疵,像少女的肌膚。這樣的蘿蔔才值得費工夫醃製,漂漂亮亮地上桌,到了嘴裡,就明白什麼是舒服的滋味。」她還補充:「只有夠冷的氣候,才能做出完美的味噌蘿蔔,有幾次嘴饞得緊,在其他季節試著做,都失敗了,還是只能在大寒時節入甕。」她甚至強調,北方的蘿蔔才叫做蘿蔔,南方的氣候太暖,怎麼都不會好吃的。

來自江西的老爸經常說:「台灣的蘿蔔又小又難吃,我們老家的蘿蔔,個頭有一個人大,要兩人一起才扛得動。」我從來沒相信過他說的話,即使年紀小,因為他老愛說故事,尤其是鬼故事,養成了我選擇「不要相信」的慣性。直到來自山東的乾媽乾爹,表演「生」吃蘿蔔,才讓人開始動搖了「世界上的確有好吃的蘿蔔」這件事,因為他們也說:「在老家過年,生吃蘿蔔是一件美事,到了台灣,生吃是苦事,卻能解鄉愁。」台灣蘿蔔纖維粗又帶辣嗆,生吃,的確要發揮強大的想像力。

但「煙台蘋果萊陽梨,不如濰坊蘿蔔皮。」仍然沒有見識過。據說在濰坊做過知縣的鄭板橋,就用蘿蔔進貢給皇帝,真有種,這種知識份子的務實與膽識,也只有遇上有見識的上司才行。青皮蘿蔔,粉紅肉體的心兒美,這幾年在北方嘗過,的確好吃,還沒有機會品嘗真正的濰坊蘿蔔,這只有冬天才吃得到的美味,端賴想像力來發揮箇中滋味。

於是,憑藉著睥睨蘋果與梨的優勢,我便直接用蘋果與梨來調味蘿蔔,先將台產「劣質」蘿蔔切薄片,抓鹽出水擠乾後,再加入新鮮柳橙汁攪拌,最後放入切片的蘋果與梨,便能香甜美味地上桌了。

大環境價值觀的影響威力,怎麼也無法讓冬天一根台幣十塊錢的蘿蔔,從賤民身分升級,因此,上餐館看到蘿蔔,就會認為這家的檔次不高。有年在大阪超市裡,看到半根蘿蔔被包裝精美地標價約台幣兩百元,我當場對蘿蔔肅然起敬,從此「勢利眼」起來。在廚房裡善待蘿蔔這件事,便如此這般地展延開來,我也學會了小心地清洗片皮,分開處置,慢慢地,就連廚餘也變少了。

我的旅行原則,不夾帶自家零食,走到哪兒吃到哪兒,就地取食。旅行各地二十多年來,走遍幾百座城市,難得有動力購買「土產」帶回家,主要原因是行李小,有時僅僅一個揹包要走十天半月,實在沒有空間與體力多帶東西。但在京都錦市場的傳統醃製品巷弄裡,我終於忍無可忍,買了幾包紫蘇蘿蔔與味噌蘿蔔,雖沒有佐原老媽的醬缸優雅絕美(她說味重的醃製品粗鄙),卻也堪慰我的想念了。

想起佐原老媽每天清晨,小心翼翼地拖出她的寶貝味噌醬缸,裡面埋著需要兩個月才熟透的蘿蔔,以及兩天熟一回的碧綠黃瓜,這就是我們的早餐佳餚。她招呼那缸寶的態度,讓人想起受宋朝文化至深的江戶時期,承載了許多山東移民的傳統生活慣性,這味噌醬缸,竟惹出了我穿越時空的鄉愁。

蘿蔔解膩去消食,也因此是「補品」的大敵。是救星還是強敵,如日月交輝,在需要的時間出現,怎麼都是對的。這對的時間,可以借用日本人從中國借走的字「旬」,當季時鮮之意,跟著季節走,不需要用大腦,怎麼吃都對。

蘿蔔,是山東美味,原產中原,而遠傳至韓國、日本乃至喜馬拉雅山區,成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食品,也許因為太常見,老媽媽眼中睥睨蘋果與梨的美味,便不容易在舌尖上舞蹈了?

而我幼年的零嘴,恰恰只有老爸泡菜罈子裡的蘿蔔,乃至於不斷遷居後,失去了醬缸,而只能買辣蘿蔔乾來解饞。全家人始終不明白,半世紀前珍貴的糖果餅乾舶來品,未能引起我的興趣,口袋裡有幾毛錢,全換了看起來「髒兮兮」的辣蘿蔔乾,出身大戶人家的媽媽說我賤命,而我,腦子裡的記憶卡,仍保留著老爸那罈泡菜。

蘿蔔,應該是我生命中的人蔘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9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