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陳念萱

alicerun@anywher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最新出版品:『香料罐兒』、『吃品味』、『金剛經尋寶』、『神妙貴州』。在台灣最暢銷的一本書是『尋找上師』,口碑最好的是『不丹,深呼吸』與『不丹漫遊』,第一本數學【貓咪塔羅算自己】,最喜歡的是兩本翻譯著作『河經』與『毘濕奴之死』。吃喝玩樂看電影是我的工作,寫小說是我的上癮症,進廚房是我的心理治療偏方,去旅行,是我拯救瘋狂的良藥。簡體版著作有『不丹的旅行者與魔術師』、『不丹閉關人』、『漫步台北』、『尋幽大理』、『窮逛巴黎』、『神妙貴州』、『我的香料之旅』以及改名為「念念不忘,必有迴響」的「金剛經尋寶」

网易考拉推荐

愛說台灣  

2013-12-09 17:58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声音与改变


文/贾葭      


     张悬事件刚刚发生时,我以为这不过是又一起“刘佑辰事件”,大概会很快消弭。没想到,在微博时代的今天,这起事件让两岸之间潜伏于水下的政治认同、国族认同等问题,演变为一次剑拔弩张的剧烈争论。政客们虚情假意的政治名词,并不能解决现实世界里人与人的直接冲突。许多大陆网友的激烈反应,让我对未来的中国又增加了一丝绝望感。

      这不是什么新问题。当年的“刘佑辰事件”发生后,我曾在一篇评论里说:对台湾人民要怀有感情,要体会他们的感情。体会感情,就是要理解他们的身份认同,理解他们对于中国的不认同,进而尊重这种不认同。只有如此,才能在东亚这个巨大的地理空间内和平共处。然则,这只是我的期待,并不会实现。

      中国大陆的极端民族主义思潮,让整个东亚都面临一种潜在的威胁。香港和台湾自然首当其冲。这不仅仅是中国党化教育的结果,也与中国的全球化及信息化相关。在国门未启、信息闭塞的八、九十年代,此类冲突也有,但并未引发群体性的躁动。而最近几年,这种群体性躁动进入一段高发期。2012年初的中港矛盾、年中的反日游行,这次的张悬事件,莫不如此。愤怒的青年们,忠诚地热爱着那个并不爱他们的国家。他们用最恶毒的话攻击被他们称为“同胞”的人。我在新浪微博上替张悬说了几句话,也被围攻。

     对未来中国而言,这绝非福音。想想这个广袤疆域里的“问题地域”,新疆、西藏、香港,还有对岸的台湾,在未来的某一刻,都可能遭受极端民族主义的冲击。我常常觉得,如果站在香港与台湾北望大陆,面对这么巨大的国土和民众,会有力不从心之感。香港当然自顾不暇,以台湾的体量,又如何影响得了大陆?且不说影响,即台湾自身,也陷入日益紧张的焦虑感,香港大陆化,台湾香港化。

      一些港台学者曾对我说,香港、台湾都是泥菩萨过河,哪有闲心思去管大陆的事情?更有甚者,对一些中国议题有意识地做切割,希望尽量避免这类争论。我当然能够理解并尊重这种心态,但是,单单想着把香港、把台湾顾好,这是不够的,也是不可能的。新界连着深圳,金门连着厦门,就是脚下这块土地,你挪不走它。就是这样的一个邻居,你搬不走它。它也不会走。这就是地缘关系决定好了的。

      香港、台湾当然没有肩负改造中国大陆的责任,也承担不了这个责任。但不论如何,香港、台湾的未来,都确定无疑的在中国大陆。这不是说在经济上要依赖中国大陆,而是说,只有让中国大陆发生改变,香港、台湾才有可能毫发无伤。改变不是一个宏大的词汇,微小的行为也会触动改变。举例说,我写这篇文章时,洪智坤的新浪帐号已经转世八十八次,但他已经有了一批忠实的拥趸。这在几年前,是不可想象的。

      互联网本无国界,虽然中国强行给其做了分界,但这不会影响港台关心中国的人们就中国事务发言。只有积极地以言论介入、以行为介入,才能触发人们观念的改变。张悬事件的讨论,其实让很多大陆网民明白了台湾的国际空间现状,明白了台湾人对台湾而不是对中国的认同感。Ok,那么,香港的朋友,如果你不喜欢梁振英,不喜欢西环,不喜欢七一的烟花,请你说出来。台湾的朋友,如果你不喜欢马英九,不喜欢旺旺,不喜欢大陆客,也请你说出来。

      或有人说,为什么要去得罪一帮不分青红皂白的人,惹来一身腥臊?可是你要知道,如果不这样说出来,未来的言说处境会更加艰难。说出来,就是不想被改变,就是忠于自己的价值观念。或者我可以用“宿命”来形容这种行为。而且不能留待让下一代去解决。中国大陆的一些自由派,因为这十多年来在互联网上的发言,往往被称为“汉奸”、“西奴”、“带路党”等,但是回头看,支持他们的人不是更少,而是更多了。这就是最真实的改变。日拱一卒,不期速成。    

      当然,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更要明白自己的责任。我这几年常常说,大陆的知识分子要尝试发展出一套自由主义的民族主义论述,把民族主义引向最初的公民与权利的部分,引向族群主义的部分,去消解极端民族主义对中国转型的影响。另外,学界也要多阐释“中国”概念的历史意涵,让大众能够理解并接受变动不居的中国,在历史中国里理解现实中国,接受中国的现状,接受中国不完美的现状。

     看上去像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但是,必须要做。你的声音,对中国很重要。

原刊香港号外杂志12月号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8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